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徐濠莹用“冰嘙子”煮饭?90%的寿宁人可能都没吃过-寿宁在线

发布时间: 2018-01-07 浏览: 24
用“冰嘙子”煮饭?90%的寿宁人可能都没吃过-寿宁在线

最忆山中野果香
□卢彩娱

斜滩秀溪|寿宁在线VR全景
又是一年深秋时,青绿的叶子们或黄或红,变得多姿多彩,分外妖娆。一些阔叶们义无反顾地离开树枝,回到泥土里,等待来年的轮回。深山里的果儿们却是不慌不忙的,凭风揽雨,酝酿甜味,等待有缘人前来采摘。这样的时节,选择一个周末登山入林,你会与那些久违了的山中珍果相遇,那份惊喜必是难以言表的。或者去逛逛农贸市场,农民朋友会将采来的野果拿来出售。这些来自山林里的稀客,让你惊艳的绝不只是舌尖上满足,还有来自大山纯朴的情怀,更有满满的少年味道和乐趣。
寿宁地处闽浙之交,山多,树高林密,里面藏着无数颜色缤纷、形态各异的野果。它们土生土长,争奇斗艳,给山野带来无穷的魅力和乐趣。漫山遍野的果子,是山里人眼中的宝贝。有野果的大山,更是山里孩子快乐的天堂。明代寿宁知县冯梦龙在《寿宁待志》之“土田”中说:“山高水寒,树获俱后于他县”,说得就是寿宁海拔高,植物的种植和收获都要比其它地方要推迟两至三个月。所以,很多在夏天就成熟的野果,在寿宁都得在秋冬之际成熟。因生长期长,寿宁瓜果蔬菜特别甜,口感特别好。

近日逛农贸市场,看到一老人筐里的野果,顿时惊喜万分。筐里的野果,形象不佳,大小不一,有点丑。记得小时候清宫游记,第一次在灌木林中见到这种果实,几个小伙伴围在一起,小心翼翼掰开来,只见一些黄色的网状汁水包着一团黑仔。小伙伴们都不敢吃,但又不甘心扔了k9078,胆大的,就用舌头舔着田翌臣,旁边小伙伴屏着呼吸看着,看她眉不皱,舌不吐白云叶山,有戏!大伙儿也开始舔着,吃着。那果实嫩滑甜香,入口细腻嫩滑,微甜中略有浅酸的鲜美味道。因籽多,吃的时候,舌头得不断翻卷着,不停地飞吐黑粒。拿回家问父母是什么东西,父母总是训斥我们,山上有些野果是有毒的,不要随便吃。问街坊邻居,都说这果实可以吃郑奇松,叫“拿卜”。
近日暴力杰克,为了查证它的营养价值,我拍了照问网上,原来,此果学名叫钝药野木瓜或九月黄混元武尊,木通科,是藤本野果,有些地方叫“牛哈卵”、“牛卵坨”、“拿藤”、“麻藤包”、“牛腰子果”、黄腊瓜、黄狗肾、哪瓜、拿子、乌栏扒等。它对生长环境很苛刻,总喜欢缠绕在各种树上开花结果。此果无法人工种植,看来也只有往深山老林里钻才能吃到“拿卜”了,这是我们农村人独有的福利哟。据说,“拿卜”营养价值很高,有壮肾补阳、活经络、镇痛之功效。

从筐里挑了两个个头大的“拿卜”,过了秤,尽管价格有点贵,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下。一路上,拎着两个野果,不停地有人询问是什么东西。回到家里,迫不及待地掰开“拿卜”吃起来,随着它特别的味道弥漫在口腔中,少儿时代遭遇到的那些山珍,那些带着野果味道的快乐时光都不由地都涌上心头。

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冰嘙子”。这“冰嘙子”学名叫乌饭子,别名乌桐子、染菽、乌饭树、米饭树、乌饭叶等,杜鹃花科、属常绿灌木或小乔木。多数地方的“乌饭子”都是在10月份农忙的时候,就可以采来吃了,但在寿宁,由于海拔高,气温低,“冰嘙子”的果实都是在降霜之后才熟透的,所以寿宁人叫“冰嘙子”。甜中带酸,加上独有的冰凉口感北京辉子爷,深得小伙伴喜欢。于是,这黑黑小小的果实,便成了我们冬天里最美的期待了。只是,这果儿太张扬了,吃了它,准给你留下一嘴巴的黑,牙黑,嘴唇黑,连舌头都是黑的,开口说话,同学们便毫不客气地一句:“黑屁股”,弄得吃货们不敢张口说话。一些同学商业思维灵敏火影之天苍羽,紧抓商机石头村发财记,周末上山采来“冰嘙子”,周一拿到班级,用一些罐子盖量着,卖给同学。当然这都是私底下的交易,但总是泄密,罪魁祸首就是“冰嘙子”的黑,一个个张着黑嘴朗诵课文,老师脸也黑了。

据说,这种从名字到长相都不起眼的野果,是可以入药,有一定的治疗疾病的功效。所含的游离酸,能促进消化,改善消化不良、食欲不振,还有安神的功效,改善睡眠质量。有些地方,每年的寒食节,就用“冰嘙子”煮饭,所以起了名字叫“米饭树”。关于“米饭树”,还有一个感人的传说。古时候有一叫目莲的,其母生前悍恶,死后被关在阴间牢房里,他探监时,经常送食物给母亲吃,但均被看守的狱卒给吃掉了。目莲后来找到一种黑仔果将汁浸到米中煮饭。饿鬼们见是乌饭,都不敢抢食,目莲母亲得以饱腹。而这乌饭吃下去后肚子舒服,头脑清醒,她在狱中思过,托梦给目莲:“儿啊,我错了!我不该盘笋折羊,不该辱骂僧侣,不该诋毁佛祖,不该咒人杀生!”她嘱咐目莲一心拜佛,修成正果。

与“冰嘙子”一样黑色调的野果“山地橛”也是我们的最爱。“山地橛”有个妖娆的学名,叫桃金娘,也有叫山稔果,有的地方叫哆尼、岗菍、山菍、多莲、当梨根、稔子树、豆稔、桃舅娘、当泥,五花八门的名字,彰显了中国地方语言的丰富多彩。“山地橛”属灌木,高可达1-2米;果实熟时呈紫黑色。因其“子如软柿,头上有四叶如柿蒂,食者必捻其蒂,故谓之倒稔子”。《辞海》里有说其根“性平,味苦涩,功能活血通络、收敛止泻,主治风湿痛、腰痛、泻痢等症”,其叶也是治痢良药,称得上是山地第一野果。它生长在灌木林中,不易发现,但鸟儿们是最敏锐的,总是能在万木丛中发现它,美美地啄食一番。“山地橛”的果实比“冰嘙子”的果实大些黄培陪,果肉更鲜甜,一嘴巴啃下去,果汁即刻滋到舌尖,那叫一个爽歪歪。

大家熟悉又喜爱的野果儿是野草莓,它色味俱佳,品种多,常见的有布谷莓、蛇莓、插田莓、布袋莓。老人们说蛇莓是给蛇吃的,有毒。到四、五月插秧的时候,田头、小渠边随处可见“插田莓”。最诱人的是布谷莓,布谷莓树虽然长得低矮,但总喜欢立于峭壁上,让人垂涎欲滴,却又高不可攀,但拥有它们的欲望总是能让我们想出各种办法。我们几个小伴手拉手,攀崖斩枝,或垂挂采撷。而在队伍最前面的小伙伴要不手上、脸上挂彩,要不就是撕了衣、伤了脚,但当她捧回红得晶莹剔透的布谷莓时,她就成了我们的英雄。最大个布谷莓理所当然的要归属她,我胆子小,从来分不到最大的,但这前赴后继,惊险中采摘布谷莓的情景让我充满着敬意。
寿宁山中最常见的是布袋莓。布袋莓学名茅莓,又名天青堤白草、红梅消、三月泡,是蔷薇科。有时放学回家,同学们会到近处的田边或路边,采来一捧布袋莓,慢慢地咀嚼一番。吃不完的,用衣衫一兜,或者用作业包着,带回家去慢慢享受。

而让我想想就口舌生津的当属“颦卜”。戴帆“颦卜”是寿宁方言的叫法白子健,学名为羊奶子,又名羊巴奶,是常绿直立灌木。羊奶子果实形似羊的奶子,垂吊在枝头随风摇曳,看上去还真的很像羊妈妈的乳房,露出鼓鼓的奶子。羊奶子的生长期是野果中最短的,从发芽长叶,抽枝开花,到果实成熟仅两个月左右。在她的率领下,各种娇媚诱人的野果,才开始挂枝,由青绿到红亮。据说,羊奶子富含多种维生素、营养价值高。可惜,徐濠莹这些富含营养纯天然的果儿,现代的孩子们没能享受,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是幸运的,与山野相伴,与大自然携手,得天然之滋润,率性而顺意,弥足珍贵。

大山中、小河边,还有一些植物虽然不是果类,也可生食,如映山红的花和“酸竹杆”的杆肉。映山红也叫杜鹃花,系杜鹃花科落叶灌木,落叶灌木。因海拔高,寿宁的映山红树略显高挑。每到五、六月间,在寿宁高高低低的山头、山腰、路旁,映山红便开始争先恐后地开着,热情而浪漫。寿宁仙岩的映山红最吸引人们的眼球,每年的五月少年刀手,来自四面八方热爱映山红的人们开着车,心甘情愿忍受着长时间的堵车,也要一睹仙岩山上的映山红。映山红的花多数为桃色,也有红色、白色和黄色的。映山红不但好看还可以食用,其味道甜中带酸,入口清爽,真可谓眼福、口福都有了。“酸竹杆”长在山上的水沟边的,学名叫虎杖、花斑竹、酸桶笋,为蓼科。小时候也和小伙伴一起去摘着吃,嚼它茎里面的汁,酸酸的。其实酸竹杆除了可以吃之外,它还具有祛风利湿,散瘀定痛,止咳化痰的功能。

这就是我们60、70一代人小时候的味道。如今,回想与“拿布”、“冰嘙子”、“山地橛”、“颦卜”这些山中珍果的相遇的时光,有意外的惊喜,也有自在的快乐。这些新鲜而又丰满的野果儿伴随着山风野趣,也印刻儿时珍贵的友谊永远深藏于心,滋润着成长的时光。如今,这些果儿们依然坚守在山中,迎风纳雨,真诚而多情,而我们却离她们越来越远了,只能在回忆或在文字里想念。望“野”不解渴,他日乘闲,定不负少年情,披荆斩棘,再次与你相会。


来源:文星在线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