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徐汶珊第十回 水浒武艺牧川谈-牧川

发布时间: 2019-02-16 浏览: 45
第十回 水浒武艺牧川谈-牧川
我们来聊聊徐汶珊,水浒里最常见的大乱斗场面。
水浒所谓这些好汉,本是一帮煞星,自被一个na?ve的官僚好奇心驱使,从寺里误放出来以后,于是集结到一起闹事儿。
这是水浒这个故事的缘起。
所以开始时,是一个一个的描写,到后来人集得越来越多了胡仙仙,群殴混战也就多了佟家三少,作者对于群殴场面的描写,在本书的后半部分也显得越来越笼统。
当然,有很多人认为后半部分就不是施老爷子写的了,写作者明显街头打架经验不如施老丰富,不过不管怎样,确实开始时候都是谁谁谁出场特别炫目劲爆,到了后面打仗都是“某某某战死”白承宪,一笔带过。
给一个英雄特写,就显得特别高大上,一放到这些大乱斗里,作者注意力全放在参谋长如何排兵布阵,战势如何迂回拉锯上,别说一个两个好汉被捅了,十个八个阵亡了放在大场面里根本不打眼。
所以对于我,一个对传统到现代徒手武术眼里不揉沙子的人来说,看书的后半截就觉得越来越抽象:感到人命越来越不值钱。水谷雅子
我们挑一段大乱斗的描写看看:
(原文)
只见那人丛里那个黑大汉,抡两把板斧,一味地砍将来,晁盖等却不认得幽灵蛞蝓,只见他第一个出力,杀人最多。晁盖猛省起来:戴宗曾说一个黑旋风李逵,和宋三郎最好,是个莽撞之人。晁盖便叫道:“前面那好汉,莫不是黑旋风?”
那汉那里肯应,火杂杂地抡着大斧,只顾砍人。晁盖便叫背宋江、戴宗的两个小喽罗,只顾跟着那黑大汉走环姐张萌。
当下去十字街口,不问军官百姓,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渠,推倒倾翻的,不计其数菁客。众头领撇了车轮担仗三国袁尚传,一行人尽跟了黑大汉,直杀出城来。
背后花荣、黄信、吕方、郭盛徐以若,四张弓箭,飞蝗般望后射来。那江州军民百姓,谁敢近前。这黑大汉直杀到江边来,身上血溅满身,兀自在江边杀人。
晁盖便挺朴刀叫道:“不干百姓事,休只管伤人!”那汉那里来听叫唤,一斧一个,排头儿砍将去。约莫离城沿江上也走了五七里路,前面望见尽是淘淘一派大江,却无了旱路。晁盖看见,只叫得苦,那黑大汉方才叫道:“不要慌,且把哥哥背来庙里神魂召唤师刘满世。”
谈:
这第四十回《梁山泊好汉劫法场 白龙庙英雄小聚义》写的就是李逵救法场,直接去捞宋江的人,这写的很血腥,也很真实,李逵这混蛋就是一路砍过去,不分敌人还是老百姓黄筱琳。劝根本劝不住。
这就是这些好汉的流氓本质。
一旦写到这些地方,完全就是抽象,人命仿佛杂草一般消逝,这也的确是会误导很多毛头小伙子的地方,光看着有气势,都觉得自己才是英雄,别人才是那些垫场的。
最近流传着关于“格斗孤儿”的新闻,简单说就是武校一样,并更具有慈善或者说体育明星育成投资性质的收容,究竟该不该管的探讨。管是该管的,只不过我确实认为,一般来说我是建议小孩学武术的。

小孩学学武术格斗,可以从中认识自己,认识到痛苦和成长,体会到困难和翻越。学学医学也是极好的,医学和武术都是直接针对人体,自我进行认识的途径,小的时候,有这么样一些经验,长大了都会成为财富。
讲真,我是觉得小孩容易沉迷游戏,小孩子从小痴迷战略游戏就是典型习惯于的一将功成万骨枯贺兰敏月,得来全不费工夫。

在游戏里杀个人,泡个妞,挣笔钱奥嘉·方达,真得就像水浒里写的这样的大乱斗一样,写的很轻松宋世万,而读的人,玩游戏的,根本体会不到痛苦,一切都太过于简单。当然了,并不是说游戏就那么简单,否则也不会有电竞大赛。
但回到现实里,对面是个人,人和人是平等的鞠知延,又是千差万别的,这个是不是很容易被沉迷游戏的人忘记呢李微然?
所以,我不是很喜欢后面那些马上马下成千上百的阵亡,死得太快。快到虚无。
宁愿一对一的单挑情节。
你能想像到西门庆被武松割头前的怨恨、恐惧和绝望;也能想像到史进被王教头教育时的无奈,吃惊和臣服。
那教会你,什么是生命。
下一回,从两个水浒street fight小片段,看从我们身边千年之远流淌至今的传统武术。
好人一生平安。
长按二维码: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