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徐州工程学院学生处第五十二章(周末大剂量的4500字) 大师第三卷-鹦鹉热症候群

发布时间: 2017-10-17 浏览: 48
第五十二章(周末大剂量的4500字) 大师第三卷-鹦鹉热症候群
第五十二章 惟大英雌能本色是真狂士自风流 五
“学、学、学姐,你大哥是说‘SIX’还是……”

“你耳朵白长的吗?英子的大哥明明说的就是‘SEX’!”
刘文如脸色绯红地轻声说道:“真的是SEX啊……学姐,你大哥还真敢说呢。”
孔岸汀的俏脸上倒是露出几分佩服地道:“英子,你大哥还真不愧能写出《妻妾成群》的大作家啊。”
“嗯……”
袁淑英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两个好(追)朋(求)友(者),她只看见她大哥给了自己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此时此刻的全场听众和这张桌上的三条蕾丝边一样,不由得窃窃低语了起来。
而我们的袁大师见此情形便提高了声量道:“诸位没有听错,兄弟我说的就是……SEX!”
“《礼记》上都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至圣先师说得,兄弟我这个留洋博士就说不得了吗?”

“……”
袁老大把孔老二抬出来,众人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在座诸君应该知道这句话后面是什么吧……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故欲恶者,心之大端也。人藏其心,不可测度也,美恶皆在其心不见其色也,欲一以穷之,舍礼何以哉?”
“夫子这是说,我们人类美好或丑恶的念头都深藏在心,从外表上是看不出来的,要想彻底搞清楚……舍礼何以哉?”
“我们如今应该知道夫子之‘礼’在我们这个时代是没有什么用的,真正有用的是‘赛先生’!”

“所以请让兄弟我帮诸位摘下有色眼镜,用科学的方法来穷一穷男女和Fashion之间的关系。”
“那么SEX和Fashion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袁燕倏终于在听众们的脸上看到了认真倾听的神情,也用非常严肃地口气说道:“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一句两句真还说不清。那么兄弟我还是来举个例子吧。比如说……”
他故意抽了一口雪茄,环顾四周一圈之后,才开口满足了众人的好奇心:
“裹足!”

“兄弟我看到今日在座的大部分是女同胞,兄弟我也看到女同胞之中有些并非天足。”
他说的真还没错,张爱玲她妈就是小脚。
虽说老佛爷在1901年下达了禁缠足的懿旨,在政府法令层面宣布缠足违法。

但是众所周知,一直要到新中国成立之后,才在赛里斯真的禁绝了这种戕害女子身体的恶心的恶行。
至于袁家三姐妹为何没有被缠足呢?
因为前面提到过了,现在算是“老派人物”的袁老爷子在前清可是一位“新派人物”。
维新派之中康梁这两位都进行过反缠足的宣传。1888年康大圣人还在家乡广东南海联合一些开明乡绅创立了不缠足会。
基本上,晚清的新式知识分子绝大部分都是反对缠足的。
所以袁家三姐妹才算是逃过一劫。而袁家大少爷也能毫无顾忌地打“死老虎”。
“不管缠过足或者没有,诸位女同胞对缠足肯定不陌生。”
“而兄弟我这个鲁男子倒是也做过一些这方面的研究。根据史料记载,至迟在九百年前的北宋宣和年间,缠足就在我们汉人之间大行其道了。东坡居士写过,并立双趺困,纤妙说应难破馆珍剑,须从掌上看。而他的弟子,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少游也有‘脚上鞋儿四寸罗’之句韩牧岑。”
“到了前明妇女缠足之风更是大盛。明太祖将与其对抗的张士诚旧部编为丐户,下令浙东丐户中的男不许读书,女不许裹足。这说明是否缠足成为社会地位、贵贱等级的标志,可见当时社会对于缠足的推崇。”
“前清开国的时候还曾经试图禁绝缠足,可是我们的祖宗宁可男子剃发易服,也不肯让女子放足……好吧,有人把这涂脂抹粉为‘男降女不降’,用来证明我们汉人的气节。既然如此我们这些后人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吧。”
“在此之后的咸丰年间,不论贫富贵贱,全中国的女子都纷纷缠足,作为一个女人,是否缠足、缠得如何,将会直接影响到她个人的终身大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三寸金莲’之说开始深入人心,甚至还有裹至不到三寸的,以至出现女子因脚太小行动不便,进进出出均要他人抱的‘抱小姐’,而且这样的女子在当时还很受欢迎……”
我们袁大师说的这一番话就让全场听众认真倾听了起来。
“学姐,果然是盛名之下并无虚士,你大哥还真的挺有学问呢。”
“英子,果然是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你大哥我以前是小瞧了啊。”
就连这两条蕾丝边的四只杏眼之中也冒出了亮闪闪的小星星。
“嗯……”
另一条蕾丝边发现自己真的是看不懂自己的大阿哥了,难道说当年读书不求甚解的他去了趟花旗国学业上就突飞猛进了?
要知道,这年头可没有搜索引擎,甚至还没有大型图书馆,要把某个历史现象追根溯源可没有那么容易,非得下一番功夫不可。
一百年后有条网线就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一百年前要旁征博引那真的必须饱览群书还要有个好记性。
因此不管对“缠足”的史学研究是否能上大雅之堂,众人都不能不承认台上这位留洋博士确实是有料的。
说一句题(剧)外(透)话,袁燕倏之所以往后能“嘴炮无敌,怼人不败。”,那真的是因为他有料。
就算“哈佛三杰”这样学贯中西的大学者,能像他这样随时随地戳大师球吗?
“中国最后一位狂生”确实有狂的资本,他的资本就是……

侯秋吟馆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凝重,众人也不再把我们袁大师视为插科打诨的丑角和口头花花的流氓。
只听这位学富五车的英俊男子朗声问道:“那么兄弟我就要问了,为什么缠足能在这将近一千年的时间里一直是我们中国人Fashion呢?以至于现在还有人认为不缠足的女子是丑八怪……”
“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他还真的看到有人举起手来了,于是高兴地说道:“哦,请孔小姐赐教徐州工程学院学生处。”
孔岸汀沉着地站了起来道:“鸿渐先生,学生以为这是因为北宋末年理学大兴,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裹上了小脚就能让我们女子无法抛头露面,只能局促在闺阁厅堂之中。”
这位小姐姐还真的挺有个性,居然自称“学生”。
“Very Good!”袁燕倏高声点了一个赞道,“孔小姐请坐。”
他向着众人再次问道,“诸位还有什么高见吗?嗯,张女士必有教我!”
刘海粟在他妻子张韵士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后者也主动站起来道:“袁博士,这是古人……和这个时代某些男子的落后且愚昧的审美趣味,他们就喜欢弱不禁风禁之渊,柔如扶柳的娇柔女子。”
“Excellent!谢谢张女士,还要谢谢张女士的爱人。”袁大师很是欣慰地点点头,继续问道,“还有吗……”
“鸿渐先生,小女子认为这是一种变相的男女隔离制度……”
“袁博士,我的看法是大男子主义的表现……”
有着两位带头,听众之中有些人便跟了上来。
“Perfect!”
袁燕倏又点了几个人,等他们说完之后点头称赞道:“诸位不愧是新时代的知识分子和进步青年,果然能看破这个封建的反动的吃人旧社会的本质李思澄。”
“兄弟我来总结一下,大家说的主要是两点,一则理学禁锢,二则审美趣味。”
“但是呢……”他停下来抽了口雪茄,卖了个关子。
“但是呢杨嘉雯,其实裹足还有SEX方面的意味。”
“……”
要是没有之前的兜底,那么在座众人肯定以为袁燕倏是在哗众取宠,有的听众说不定“非礼勿听”,直接拂袖而去。
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大家一致认为袁大师是在做严肃的学术演讲,自然要留下来听个明白。
“说到裹足和SEX呢。其实这不是兄弟我的独创性看法,立成公……哦,就是辜鸿铭先生,还有一些日本学者也都做过相关研究……”
“辜老认为,裹脚能使血液向上流,这使臀部变得丰腴性感。这和Western的高跟鞋的用途是一样的。”

实际上,性感这个汉语词汇正是他老人家发明的。
“而那些日本学者治学态度非常严谨,他们经过实践之后发现女子缠足后,为了正常站立行走,两腿及骨盆肌肉需要经常绷紧,所以呢……咳咳咳……”
众所周知,小日本在这方面的研究确实非常严谨。

不过毕竟时代不同,“无所顾忌”的袁燕倏还是有那么一点顾忌,他挠了挠头道:“所以呢,你们懂的。”
其实吧,真还不是所有的听众都懂的。
刘文如不由得好奇地问道:“学姐,我不懂,你懂吗?”
没等脸色古怪的袁淑英回答崇华教育,孔岸汀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道:“小孩子别瞎问!”
眼镜娘悻悻地说道:“真是的,谁是小孩子了?我看你也不懂吧……”
“谁说我不懂了?不就是、不就是、不就是……”
好吧,接下来这话饶是胆子颇大的青青小姐姐也说不大出口啊。
“不懂也就罢了。”
只听台上的袁大师沉声说道:“兄弟我只不过是举个例子,说明SEX和Fashion之间的关系。”
“通过这个例子,诸位应该也意识到了,裹足这种旧的Fashion只是考虑到男性的感受,而无视了女性的痛苦。”
“这既不公平,也不人道,更不是我们全体人类正确底发展方向。”
被他这么火上一浇油小鬼遇到兵,在座听众……尤其是女听众胸中不由得燃起了熊熊的怒火,这是要把整个旧社会、旧传统、旧道德都燃烧殆尽的漫天大火!

“回到正题,现在的Western的Fashion是什么样的呢?”
“兄弟我看到的是,裙子越来越短,鞋跟越来越高,和裹足一样戕害女子身体的紧身胸衣也开始被人唾弃……”
“如今Western的Fashion就是要展现女性的自然之美!”
他环视众人,开始了最后的表演:“就在一战之前,西方女性和我们东方女性一样,也把自己的身体当成了庭院之中的人工盆景。”
“而现在,黄定宇她们已经认识到自己的身体应该如同田野之上的天然花朵一般……”
他激动地挥舞着双手,大吼着道:
“自由底生长!”
“热烈底绽放!!”
“尽情底享受阳光雨露!!!”

他的音调又低沉了下来:“这,就是兄弟我要说的Fashion……”
我们的袁大师终于掐灭了手上的雪茄,躬身道:“谢谢大家!”
“由于袁燕倏先生归国之后第一次公开演讲没有记者在场,也没有专人记录。所以这场演讲并没有确凿详实的文字记录和现场录音,只有当时听众们事后的个人回忆。
而根据在场诸多历史名人,比如刘海粟先生,还有黄素琼、袁英(她在日后去掉了自己名字中的‘淑’)、刘文如、孔岸汀这三位女士的回忆录中的记载,这场演讲和袁先生日后几乎所有的公开演讲一样,相当之精彩,也极具感染力。
他们和现场听众全都听得如痴如醉,不但被袁燕倏先生的个人魅力所倾倒,也深刻体会到了他渊博的学识,深邃的思想和敏锐的时代感。
当然,袁先生那种誓要打破旧社会的壮志豪情也深深地感染了他们。
尤其刚才提到的四位女士,她们在此之后都义无反顾地加入了袁燕倏倡导的文化新革命之中……”
——节选自《二十世纪的超级演说家们》

“黄包车!”
“学姐诛仙往生咒,我们就这么走了?你大哥他会不会有事啊?”
“英子,我难得同意小如一回,你大哥他不会被那群疯女人给吃了吧?”
不得不说,当蕾丝边也是有好处的,她们这三位就没有像其他女听众一样陷入癫狂状态,朝演讲完毕的袁大师扑了过去。
袁淑英更是显得心事重重,也不顾她大哥陷入重围之中,反倒是失魂落魄地走出了侯秋吟馆。她的两个“好朋友”也只好跟了出来。
袁家二妹回过头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脸色突然一变。
“阿英,等等我!”
只见她大哥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地疾奔而来。

他头发也乱了,衬衫也破了,鞋子都掉了一只,看上去那真是狼狈不堪一言九鼎造句。
“鸿渐先生,你慢慢叫……”
“袁博士,别跑啊……”
他身后还跟着一帮紧追不舍还如泣如诉的小姐姐们。
“快走倾城锋芒啊!”
冲过来的袁燕倏一把拉起她的妹妹,跳到了黄包车之上,向着那个有点脸熟的车夫大吼道。
“先生……哦,侬就是刚刚那位先生!”
“册那,侬不要管我是啥人,快点帮我跑起来!”
所以说做男人还是要出手大方一点,他们恰好又坐上了来的时候坐的那辆黄包车。
“先生,侬放心!”
心怀感激的车夫也没有多问,抄起车把便使出吃奶的力气绝尘而去……
“不要跟我抢,袁博士……不对,这辆车是我的!”
“什么只能坐两个人?我们五个……那个六个都是小姑娘坐得下!”
“快快快韦骁龙,跟上前面那辆黄包车!”
而停在哈同花园门口的另外几辆黄包车瞬间也被一抢而空。
只留下刘文如和孔岸汀木立原地,相对无言。
……………………………………………………
慕容不废话,今天这章病友们打赏踊跃一点,那么周末就有加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