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徐家汇美食普陀山你为何不再是普济寺门开那一年的模样 观音垂泪-小布行路上

发布时间: 2017-12-01 浏览: 47
普陀山你为何不再是普济寺门开那一年的模样 观音垂泪-小布行路上


有些人总是念旧,于是总是会故地重游,去追寻曾经的记忆,却时常发现,时光带走的年岁,也改变了些许熟悉的东西,变得陌生。沉淀下来的点滴,只留存在支离破碎的回忆里,不被时光冲淡、带走。
普陀山,是我一直不愿触及的地方。
因为我怕记忆中那个慈悲淡雅的南海,变得不太一样,变得陌生。因为我很怕,尘世喧嚣,观音垂泪电竞李伯清。
码这篇文,是鼓足了勇气,原因是我觉得我会被喷。后来想想,被喷就被喷吧。写游记的初衷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能影响和帮助到身边的一些人,而8月初和父母还有小小布的停停走走,朋友圈里太多的朋友问及了普陀山的攻略,那么就逼着自己码字吧。

先来聊聊普陀山在我记忆里支离破碎的模样吧。
第一次,去普陀山,是很小很小的年岁,不为求佛,只为在西游记里看到观音菩萨住在南海普陀山,于是老爸就决定,带着我去看看。无疑,我是幸福的。
那变得支离破碎的记忆里,留存下来的,不过是老爸给我在心字石拍下的照片,我想是那一刻给我种下了“修心”的种子;又或者,前世,我是念着红尘,在庙门前无心扫尘的小沙弥,不然那庙门何以会为我而开?又如何,在二十多年后,我牵着小小布,又再次回到这个冥冥中注定,熟悉而变得陌生的普陀山。

还没码这篇文章之前,我是愤愤的,我算是信佛之人,也不算是!我只相信“圣人求心不求佛”,我始终相信,一切信仰,都是为了变成更好的自己而存在。然后,我带着这种执念宰伊洛,踏上了旅程。于是,码文前,我想到了《佛门红尘观音垂泪》的标题。
因为,那个在我模糊记忆里的普陀山,应该是清静的帕尔维娜,应该是跳脱红尘的赵华山,应该是磕长头匍匐在山路。可一上岛就让我嗅到了沉沉的铜臭味——从舟山的沈家门码头,坐船到普陀山岛,下船后看到闸机的我,想当然的以为那应该如同动车一般是出站检票口。到了闸机口,出示船票,工作人员也不说明,说这票没用。~!@#¥%……佛门圣地,我憋着心里快要奔腾的草泥马徐成峰,弱弱的问了句,那我要怎么出去。工作人员颇拽的回应:不懂吗?去买景区门票,不然不能出!
卧……我硬生生的忍了回去,回头买票,出码头。心里想,现在的佛门都成景区了,有啥意思?更在想,那要是我觉得景区门票太高,我也没办法出码头,再从回程码头回舟山,这门票就是强买强卖了!要是一开始在舟山沈家门码头就卖连同景区的通票,又或者出完码头有售票处,那也不会让人感觉如此不快。
而且很快,你会发现价格RMB160的景区门票,出完码头,就是然并卵!
因为每进一个寺庙,还得买门票;每坐一次景区巴士还是付钱。老爸老妈开心的逗着小小布,不以为意,我却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却也只能当添了点香火钱,只是香火钱不该是给这不作为的景区管理处吧。从未在游记里看到有人吐槽此事,那么我也许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会被人喷吧。

第一天到普陀山的经理,如果到此为止,我想我会非常非常不舒服的体验。
好在,老爸第一次用网络订民宿,是一家叫“上海人家”的民宿,我并没有太过注意民宿的条件,干净就好,倒是老板的光头让我见到的一面之缘下,略有些不太愿搭理。小小布一如既往的调皮,才进民宿,就闹着要出门。傍晚快要到来的这个时分,我也乐得出门。
恰巧,住的民宿在军区大院附近,而背后的山,又是二龟听经的所在。
山爬到一半,老爸老妈便不愿意再爬,加之小小布也闹着要吃饭,他们打道回府,而我又不愿意错过夕阳,只得自己沿路向上。爬到一个我并叫不出名字的亭子,坐在崖边,把自己放空,吹着海风,赏着日落,看着眼前的风景,思绪良多。我在想,旁人的不足,影响了我的心绪;我在想,自己的执念胡向真,又是否也是魔障?那一刻,突然觉得,观音垂泪,不会是伤心而应该是慈悲怜悯;那一刻,突然觉得一切豁然。
也许心真的影响得到外界,或者说怎么样的气场,会吸引怎么样气场的人事物吧。
于是,耀眼的烈日,躲入天际一抹白云间,再回落,已化作红日,染红云端。我放着相机张陈平,拍着延时。遇见一对母女相聊相笑,后来那位母亲问起我是来玩的么器材怎么那么专业云云,我说也许是也许不是,我的职业是旅游自媒体,所以……
聊到最后,变成了我的自嘲,自嘲于自媒体的看似潇洒幸福。
后来那对母女的母亲说:可你们的工作,确实很多人羡慕,也确实潇洒幸福啊,你能说不是吗?
我一愣,也无法反驳,细细品味,又多少有些道理。
那一瞬间,觉得,有什么东西是好什么东西是坏?花开两面生,佛魔一念间,都看自己如何解析看待。对物如是,对事如是,对人亦如是。
于是,等日落海面,霍凡换上夜幕,回到民宿时,不刻意的排斥也不刻意的靠近,才发现老板算是个热情而随和的人,那一刻的光头,反倒有了喜感的憨态杜宜骏。
那一晚,梦见观音扬起柳枝的弧度,撒下白玉瓶的甘露,慈悲怜笑。

说起来,得感谢普陀山第一天的境遇,我们拿起放下,也不过红尘烦事。与其浪费时间在这些事情上愤慨,不如珍惜当下的时光,可我们总习惯了舍本逐末,总需要一些机遇,点亮那盏指明道路的灯。
带着小小布的旅行,总是慢下来的时光。晨起老妈折腾小小布的早餐,我和老爸开始研究路线。

除却第一天醉人的夕阳,如同轮回般回到普陀山的日子,第一个去的地方,竟然是当年他人断定又或者我真的有佛缘的所在——普济寺。我唯一记忆还算完成的记忆,就在于此。那一年,夏天的热浪似乎在普陀山这个佛门圣地消散无踪,清晨的暖阳如若佛光穿透薄雾,我和老爸老妈来到普济寺前,一个慈眉善目的出家人刚巧推开普济寺正大门,见到那会还懵懂的我,笑容可掬。他并没有给我要什么香油钱,而是给了我一串佛珠,那串我已不知遗忘到何处却深埋心底的佛珠。

后来我才知道了一个现在在网上都少有的故事,而正因为这个故事,那位出家人才给了一串佛珠,种下因果。普济寺平日里大门紧闭,缘起于乾隆年间,乾隆去往普陀礼佛,回到普济寺想要入内,可时间已晚,寺门已关,方丈曰:国有国法,寺有寺规。乾隆因此一怒之下颁布圣旨,勒令普济寺大门不许再开。除非菩萨开光或者新方丈第一次进寺,普济寺大门才会开。我第一次去,是遇上了菩萨开光。
再次回到普济寺,宁静的香火,却多了举着相机手机拍照的人儿(好吧,我也是其中一个),似乎一切多了些什么,又少了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

离开普济寺徐家汇美食,仿佛离开了自己多少年来的梦境。现实与梦境中切换,分不清是真是假。
然后,我又执念了!景区收了高额门票,却各种景中景,票中票。如果有信徒要来喷我,可以。但我还是想说,一直一直收着这样门票,或者打着信仰旗号收这样的票中票,甚至高喊这是香油钱的景区,这又何尝不是佛家五毒的“贪”!?
因为,中午吃了条普通的黄鱼,两道青菜,一个汤……RMB400,好吧,其实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去往慧济寺,上佛顶山的缆车又要收费,那我真的不懂了暴风虎坦克,所谓的大景区门票收了钱,到底干了什么事。
罢了罢了,一切随缘。


还是来说说佛顶山的慧济寺吧。对它的记忆是支离破碎的,甚至已经模糊到想不起来。独独记得那是个可以远眺南海的高处。

如果你是来拜佛礼佛的,正午前后的时分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如果你还想拍照,那我还是建议你清晨或傍晚来会更好。或许是因为在山顶的原因,慧济寺显得比普济寺人少,又或者是因为我正午上来的原因,我也说不清。

接下来,要和大伙说个普陀山旅行的注意事项了,这和慧济寺有关,也和法雨禅寺有关。但当然,我不是为了喷寺庙。在我儿时有记忆开始,它们就存在于我的记忆里千草贵子,从未改变。改变的只是这个岛,从普普通通坐船而上的岛,变成了景区。山脚下的缆车点,往返票RMB70,单程RMB40,但是要注意法雨禅寺在佛顶山的半山处,所以如果要慧济寺、法雨禅寺同去的话,就不要买往返票,因为慧济寺与法雨禅寺之间,只能步行,或者上山或者下山。

我带着父母和小小布,并不想爬山,于是先坐缆车到了慧济寺,再步行下山去法雨禅寺。小小布在下山的路上,讨要冰淇淋,吃得正兴起的她,看着疲惫的奶奶,虽然不情愿但却很贴心的分享冰淇淋,可爱至极。

法雨禅寺,与其它寺庙的不同,让我觉得特别的,是写在寺庙黄墙上的法雨禅寺四个大字竹马难当,和多出的玉佛殿。
古树婆娑,光影斑驳。

我在法雨前禅定,左手佛门,右手红尘。

它没有普济寺的香火鼎盛,没有慧济寺的佛顶膜拜,却有着更像信仰的平静。虽然它在我的记忆里被彻底淡忘,但那种莫名而来的感觉,却像极了记忆里普陀山的模样。淡然、宁静、梵音妙妙。


离开法雨禅寺,坐车去了梵音洞天。
海潮穿过寺庙下的崖洞,拍打在岩壁上,声声玄奇,如海潮拍岸又似是而非。光影投射,变幻万象,好似佛本万象,没有定式,每个人看到的都不尽相同。

但其实普陀山最富有传奇色彩的该是不肯去观音。
相传,唐朝时,有一日本僧人在五台山求得观音像,想要运回日本供奉。谁知道船运到普陀山海域,天色突变,海上甚至生起了铁莲花,让船只进退不得。僧人跪拜观音像后,铁莲花散出一条路,却是去往普陀山岛的。

当地渔民见此异象,便让日本僧人把观音像留在了岛上,并建了寺庙。
因为这个传说,这个寺庙的观音被称为不肯去观音。

观音是否显灵,谁也无从考证。神佛究竟几何,谁也说不清楚韩乔生 夏普。我唯独认为的是,小小布或许和我一样,是有缘之人吧。带着卡瓦格博的祝福出生,在她满月之日,我看见了梅里雪山带着云海的日照金山;在不肯去观音殿前,虔诚叩首,无人教她。我都有些发蒙,这一切究竟是真、是假?又像是那年我在普陀山遇见普济寺门开,一场相似又不同的轮回。只是这场轮回里,老爸老妈一直相伴我左右,只是这场轮回了,多了我的前世情人。

至于不肯去观音附近的南海观音像,在我的记忆里是没有的。
我都说不清它是否是后来造的。
又要买~!@#¥%……门票!

老爸老妈对南海观音像兴趣不大,却赶上了傍晚的霞光倾泻,我的职业病又犯了,不忍错过余晖的温暖,就只身去往南海观音像。结果……钱包放在了老妈那忘记带了。没有现金在身的我,压根买不了门票。
正在纠结时,一旁的一位青年,看出了我的尴尬,主动提议,让我用微信转账,她给我现金帮我买票。那一刻,倍感旅途中还是好人多啊!可进到南海观音像景区,却再次听到了不和谐的争吵,原因是工作人员把香客放在供台上的贡品给收了,并没有征得香客的同意。而事情争吵到最后不了了之。

我无法不在意,也无法在意。
那一刻突然在想,佛门究竟是什么?红尘又究竟是什么?望断佛门,又或者缘尽红尘,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我们不是圣人,只会物喜己悲的活着,那么一切的经历,无论好与坏,都是我们成长的财富,都是我们的阅历,我们的人生。
即使,普陀山不再是当年普济寺开庙门的模样,观音也一定慈悲的看着红尘。
就像,即使我们躲进了阴影里,光却不曾归返。
就像,我曾说的,山在信仰就在。
普陀山的佛门,不过是被尘世的贪婪蒙蔽了原该有的样子,佛门却依旧是佛门,慈悲着它该慈悲的一切。
轮回
因果

旅游小贴士:
交通:舟山沈家门码头到普陀山,船票RMB30
岛上景区交通巴士一次RMB5或RMB10(具体按照什么规则,景区没有给出明确或者透明的规则和标价)
门票:普陀山景区门票RMB160
普济寺门票RMB5
慧济寺门票RMB5
法雨禅寺门票RMB5
南海观音像门票RMB6
佛顶山缆车单程RMB40,双程(往返)RMB70
餐食:普通小炒店人均RMB50,加海鲜人均RMB100+
午餐寺庙有素餐RMB10/人
住宿:民宿及酒店RMB200起(推荐住宿点:近军区大院附近)
游玩时间:有人问普陀山能玩几天川谷绘音,如果只是玩而不是匆匆而过的拜拜,我想2~3天吧。普济寺和二龟听经看日落的地方距离不远,第一天到的时候可去。佛顶山慧济寺、法雨禅寺同属一处,半天时间足够。梵音洞天、不肯去观音、南海观音像也同在一处距离不远,半天即可。至于其他心修道场,自己考虑是否前往。如果你非要问珞珈山,我真没法回答,因为我没有去,我也不想百度百科告诉你。我是呆了三天两晚,第二晚和民宿老板吃肉喝酒聊天。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阿弥陀佛!
全平台ID:小布行路上旅行/摄影/美食/亲子拍有故事的照片写有照片的故事
图文原创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联系:102767113@qq.com微信:gianluigibuffon微博:小布行路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