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徐家汇百脑汇移美95后留学生在想什么?我们拍了部纪录片-迷路

发布时间: 2017-07-03 浏览: 36
移美95后留学生在想什么?我们拍了部纪录片-迷路


95后的那些留学生们,他们在想什么
本故事来自纪录片团队米字工作室
与凤凰卫视合作、正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的
纪录片《逐梦彼岸》

▲本故事主人公路潞:14岁来美国,四年里一直独自在这边上学生活
路潞是一个家境优渥的华人高中生,移民美国后在那边独自上学生活。在和她沟通时,她一直反对给她贴上“富二代”的标签,因为她觉得这只会让大家看到她的背景而看不到她的努力,只看得到她的过去,却看不到她的成长。但是在我看来,“富二代”这个词是没有褒贬感情色彩的,他们是谁应该由他们的故事来定义。

▲路潞现在就读的中学,位于波士顿郊区
路潞来自深圳,今年18岁,4年前移民美国,现在波士顿念高中。徐家汇百脑汇路潞的父亲经营电子行业的公司,母亲在银行工作钢铁小子。两人白手起家黑子野太助,早年忙于事业,将女儿寄养到爷爷奶奶家,对她疏于照顾,路潞从小对父母也比较疏离。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一天她的爸爸难得来接她,但幼儿园的老师从来没见过她爸爸,不让他带她走姚懿纯,路潞因此记恨了爸爸很久决战东线。
初二时,路潞来洛杉矶好莱坞附近的一所学校交换了一学期转台王,结束之后觉得来美国上学也不错毒婚,正好她的爸爸也不太喜欢国内的应试教育,英巴图于是决定移民。虽然是一家三口一起移民,但因为父母的工作在国内,只有她一个人来美国生活。对路潞来说,离家远一点也挺好,出国之后她和父母联系的频率也没有太大改变。
移民来美国后,路潞在洛杉矶的一所天主教会学校上学,中国学生并不是很多。有一段时间,她和中国同学闹矛盾,学校知道之后通知了家长。路潞的爸爸从中国打电话来询问此事,她不耐烦解释,大吵一架,结果是爸爸冻结了她的信用卡,她靠着800美金过了两个月军星网。
她屡次提到自己购物欲并不强智谋家族,但是也不知道自己的钱花到哪里去了。父母对她的消费并不多过问,默认“可以铺张,但不能浪费”,也没有给她的卡设额度。不算卡被盗刷的情况,路潞一个月的消费至少有一万多美金。“有钱能使磨推鬼”,她说拳王之王,如果她以后有女儿,只给她穿一万块以上的衣服卢少慈,什么限量什么贵给她穿什么。

▲路潞和同学在保诚中心购物,这是波士顿最繁华的高档购物区
因为自律性不够,路潞周末就和同学撒欢儿地玩去了:打麻将、打牌、购物,或者直接在家里睡一天。最奢侈的是和同学包一辆 party bus。他们包过加长林肯大丈夫小媳妇,最多可以坐16个人,车里摆着鸡尾酒、香槟,他们说哪车就开到哪。“只要胆子大,天天都是假”,路潞笑说。因为缺课缺得太多,成绩不好,路潞被学校退学。爸爸知道这事之后,一巴掌把玻璃门打碎了。
这次路潞自己选择了一所波士顿的高中,最看重的是她可以住单人间宿舍。比起洛杉矶,她觉得波士顿这座文化名城的人素质更高,至少走在路上没有再被人歧视性地翻白眼。被退学之后,她对学习再也不敢怠慢徐熙娴。靠磕咖啡因熬夜看书写作业,几本书摞起来能砸死人。她笑称自己不是一个爱学习的人,只是现在被男朋友逼着学。男朋友是比她高一年级的中国学长,在国内开劳斯莱斯加长幻影,也自己写程序赚钱,一次性能卖五十万,以后每次升级费二十万,已经彻底经济独立。

▲路潞展示她的课堂笔记,厚厚一本,“每天都要死一棵树”
这几年回国,路潞觉察到家里做生意的不易,开始觉得心里愧疚。她开始做代购、做责编、做PA,把不用的东西都卖掉贵花田,前段时间丢了手机也想办法自己攒钱买。相比已经把大学学费都挣完的男朋友,刚刚成年的路潞觉得挺羞愧。还有一年她就高中毕业了,现在的成绩几乎都是A。她希望以后学习法律,专攻版权法,本科想去波士顿学院,研究生的目标是常青藤。

▲路潞在课堂上
同样是95后留学生,米字工作室的实习生Alice也在美国念书。以下是她的分享。

高晓松说,“年轻的时候每件事你都想明白······因为老觉得有一些事情不明白就是生活的慌张,后来等老了才发现,那慌张就是青春神剑七式,你不慌张了青春就没了。”
我是Alice,目前在美国读大一,高中就读于国内的国际学校。跟路潞一样,我的留学生活既有成长也有烦恼。在国外各种生活中的“不明白”会显露得更加赤裸裸,比如文化隔膜:不明白那些个俚语笑话觉得无法融入谈话;上文学类的课熬夜到两三点看书写论文,而美国室友们每天很轻松地完成作业;川普竞选时上课的美国同学们哭作一团,而我们留学生不敢发表对任何川普的言论,那段时间我作为一个局外人不理解,还去跟我的室友辩论川普和希拉里孰是孰非。这些都是我日常碰到的文化冲突,但在这一个个的冲突后,发觉自己思考的角度更加开阔立体,而不是以前那个习惯于坐井观天评论一切的人。

抽烟喝酒纹身是很多留学生家长在意关心的,认为这是西方的“毒瘤”。但对于年轻一代,抽烟喝酒是否代表学坏的这个界限慢慢在模糊。我有一些中国留学生朋友就是周末喝酒小团体,但他们会为了一篇论文,在户外暴晒下行走一天去观察矿石地貌;会为了拿A,在凌晨与大家一边做微积分数学题,一边饮酒读诗。他们坚持兴趣,有着年轻人追求的诗和远方,喝酒只是我们新生代一种freestyle生活方式。
另外,姐妹会兄弟会也是很多人感兴趣的东西,但真正进入大学校园后又不敢尝试背德病栋。不管是在网络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大家对此褒贬不一。我虽没有亲身经历,但周围有很多朋友参与过不同学校的姐妹兄弟会。结合他们的反馈,这是一个快速了解美国文化的好办法。比如像我们的学校,我有一个参加了姐妹会的朋友,在策划旅行时,发现美国的小伙伴要写旅游计划来申请父母的资助,而我们中国人其实不能理解:父母孩子都是一家人,为什么还要这么正儿八经地讲钱?但这是美国人从小培养的理财观。另外,国内听到的许多传闻,比如有些兄弟会入会要求是偷东西拍裸照等,其实都存在。我有中国同学去参加兄弟会,跟着玩兵乓球啤酒游戏,去夜店挑战,每天喝得很迷醉。但是我也认识一个美国人,他是某兄弟会的会长,不沉迷于社交,没事的时候习惯独处黄华珠,看看书,听听音乐,维持着老干部的生活。

Alice和她同一级的大学同学们
这就是我眼中的留学生活。
现在国内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家庭把孩子送到国外读书,接受中西方双重文化和教育。新生代接触与国内反差很大的自由空间,处于边界中的年轻人不断去体验、挑战、突破和决择假行僧吉他谱,他们展示出更大的自由换来的不是单一的迷失,而是彷徨过后的更加独立健康的自我,更懂得如何去选择自己的生活。
(本期编辑:吴琪)
米字工作室纪录片团队
手把手教你拍纪录片
7月22-23日10-16点
北京海淀中关村现场授课
点 阅读原文 报名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