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徐婕儿第四十四章(本章3000字) 大师第三卷-鹦鹉热症候群

发布时间: 2018-04-12 浏览: 29
第四十四章(本章3000字) 大师第三卷-鹦鹉热症候群
第四十四章 父慈子孝春常在兄友弟恭庆有余 完
“神学院赵奎贤?王杰杰克逊!”
“不行、不行、不行……”
还没有等袁家老大做出表示,袁家老二就把自己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他最后还补了一句道:“爹爹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袁家老三有些不服气地反驳道:“二哥,爹爹不是同意二姐去上海美专了吗?为啥就不会同意我去神学院呢?”
“哎……”袁家老二把筷子往桌上一放,长叹一声道:“老三,这两件事情是一样的吗?!”
他沉声说道:“侬又不是不晓得阿拉爹爹这个人,伊从小就教阿拉八个字‘中学为体,徐婕儿西学为用。’啊……”
这里就要为我们的袁老爷子正正名了。
袁遯翁并不是全无可取之处的酒囊饭袋,要在乱世之中维持住这份家业那也是要有点本事的。他确实没有当过什么正经的官员(捐班还是有的),可是通过在官场的钻营认识了一大批有势力的朋友,这正是老袁家家势不坠的保证。
而且说句真格的,他本人虽不能说洁身自好,但是身上真的没有太多纨绔子弟的恶习。
他不抽鸦片,不喜赌博,不好女色,还不好男风……只娶了四个小老婆,偶然出去喝个花酒什么的对他这种士绅来说真的是很克制了。
袁遯翁也不是完全不知变通的腐儒遗老,不然也不会让自己三个儿子全都进了教会大学,还允许自己长子留洋。而他的三个女儿全都没有裹小脚mztkn,甚至还有机会去新式女校念书穿越者公敌。
他反对袁淑英去上海美专主要原因是1917年那场裸体模特的那场风波,并不是不允许自己女儿接受西式的高等教育刘伯姬。
实际上,袁老爷子也一直在与时俱进,他一开始随他的爹地成了是“洋务派”,后来又更进一步地当了“维新派”,最后才随大流地加入了“立宪派”。
要不是宣统退位之后,国势依然不振,反而比起我大清更为糟糕,他老人家说不定就此心甘情愿地成了“共和派”呢。
说到底了,袁老爷子好歹也是一位赛里斯传统知识分子,一位接地气办实业的士绅,一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君子,那么他也是会进行思考的。
不过他进行了一番思考之后,就重新退回到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派的立场上了。

简而言之,他认为赛里斯应该废弃“无君无父”的共和体制马湘云,转而实行“有中国特色的封建主义”。
至于谁来当皇帝,他其实也是无所谓的。只不过出于惯性地觉得满清复辟也不错。毕竟他老人家在我大清生活了四十个春秋,早就习惯了。
作为一个开明士绅,他能接受全盘引进西方技术,也能接受一定限度地实施西方政治经济体制。
同时作为一个传统君子,他坚决反对一切“以夷变夏”的玩意儿……
其中自然包括了基督教!

所以在原本那条历史线上,就是因为袁家老三执意要进圣约翰大学神学院这件事情,老袁家又闹出一场大风波。
虽然直到最后并没有闹到登报脱离父子关系的那种激烈程度,但是袁老爷子其实已经不承认袁燕穆是自己儿子了,并且把他赶出家门,就差在袁氏宗谱上除名了。
可想而知,本来装病的袁老爷子气急交加而真的得病了,这也是造成他明年因病故世的一大原因。
而被迫自立的袁家老三靠着圣约翰大学的奖学金和那些神学教授的接济,还是完成了神学院的学业,真的当上了一位圣公会牧师。
实际上,圣约翰大学就是美利坚圣公会开办并且派人主持的。

圣公会的真正缔造者,亨利八世。
英国国教的圣公会也不用多介绍了,其实就是盎格鲁人自行创设的教会,所以又名安立甘教会( Anglican Church,即盎格鲁教会)。阎妮

这是上海最早(1847年)也是最知名的圣公会教堂——圣三一堂(Holy TrinityChurch, Shanghai)位于原上海公共租界的中心区,现上海市黄浦区,。因其红色外观,俗称为“红礼拜堂”。
没过几年加仑炎龙,学业出众的他还得到去美利坚圣公会总神学院(General Theological Seminary)进修的机会。

回国之后那是更加虔诚,成了江南地区圣公会教会当中一位小有名气的华人牧师。
袁燕穆……那个Priest Thomas Yuan就把自己的余生奉献给了主,甚至在1949年之后还不顾劝阻也无怨无悔地留在了赛里斯继续为主牧羊,最后很幸运地见识到了无产阶级专政铁拳的伟力。
这位上帝的牧人死在太祖的牛棚之中也算是完满……

完你MB,满你MB!
立志于要当“赛里斯好大哥”的袁燕倏怎么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面前?!
实事求是地说冰岛大狙,他也不是真的一定要干涉弟弟妹妹们自己选择的人生。
毕竟我们的袁大师不是十九世纪九零后,而是二十世纪九零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后现代人更为准确一点。
打个比方,假设袁淑贞真的重蹈覆辙,迷上了某个小白脸而非君不嫁常高技。那他这个当大哥也不会阻止。
要是自己这个妹夫知情知趣,那他就送人家一场富贵又如何,只要自己妹妹开森地过完这一辈子就好了;要是那个小白脸太不像话,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他至少也能保证袁家三小姐后半辈子衣食无忧,说不定还能找到自己的第二、第三……第N春呢。
至于自己这个三弟的人生前途,袁家老大更是准备扶上马送一程。
再打个比方苗彤,假设袁燕穆和他一样成了经济学家迟志强近况,不过没有加入新古典自由主义,反倒是成了凯恩斯主义甚至马克思主义这样敌对派别的重要成员。
袁燕倏不但不介意而且还乐见其成。
兄弟之间为了学术而争锋相对甚至反目成仇,这绝对是经济学史上的一段逸事和佳话。
怎么说,这总比兄弟之间为了一个日本女人老死不相往来的好吧硫磺圈。

没错了,这就是在说和鸿渐先生齐名的鲁迅先生的家务事。
当然啦缪洁晶,他是唯物主义者不假,不过倒也没有那么坚决地想要消灭一切宗教。他自己不就在捣鼓一个披着SCP基金会皮的类宗教组织吗?
袁燕穆当和尚可以,当道士也可以,当阿阿阿……看他吃猪肉的劲头,估计也当不了。
但是,但是,但是,我们的“敌基督”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弟弟去当亚伯拉罕诸教的神职人员!
原本那条时间线上的托马斯·袁牧师嘴里咕咕哝哝地道:“什么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搞来搞去又搞出什么名堂,我们中国还不是搞成现在这样一团糟……”
一听这话袁家老二就不乐意了,立马开口斥责道:“老三,侬才多大人,又懂些什么……”
“老二,什么懂不懂的?老三也是大人了,总归会有自己的看法的啊。”
袁燕倏先阻止了自己二弟的责备,再换上了一副和蔼的笑容,用亲切的语气向着自己三弟说道:“老三,大哥我还记得去花旗国的时候,侬才这么点大……”
坐着的他抬手比了比自己额头,意思是当年袁燕穆还是个孩纸。
“现在回国看到侬成了大小伙子。一方面呢,大哥我很是欣慰。另一方面呢,我也是有点愧疚……”
他还真的露出了内疚的表情道:“爹爹毕竟是老脑筋,不懂阿拉这样的年轻人。仲谋他呢,又因为大哥我不在所以要忙着照顾家里面……”
他十分真诚地看着自己三弟道:“想来侬肯定有老许多闲话没有办法帮伊拉讲。哎……”
他最后叹了口气,沉痛地道:“这都怪我啊商友世界!”
再怎么说他们是一家人,何妨先打一张感情牌呢?
袁燕穆到底是年轻啊,把这张感情牌照单照收,因此很是有一点感动地道:“大哥,这不能怪侬!”
见此他们两人如此“兄友弟恭”,袁燕图也只好出言附和道:“大哥,这真的不能怪侬,还是我这个当哥哥不够关心弟弟妹妹……”
袁燕倏欣慰地点了点头道:“老二,老三,好了好了。阿拉三个是嫡亲兄弟,就不说这个了……”
“来,大哥我再敬你们两个一杯。”
“干!”
“干!”
他们喝完了这一杯,袁家老大这才正色问道:“厉子,侬要进神学院总归有个理由吧须乡伸之?能不能告诉大哥我呢?”
“大哥……”
有了之前的铺垫,袁家老三也敞开了心扉道:“大哥,侬也是在花旗国呆了好几年的留学生大业兴oa。应该晓得我们和西方国家的差距……”
袁家老大很是肯定地点点头道:“嗯岁乐纪,厉子,侬讲得不错,这两边确实有差距,差距还不小咧。”
再次受到了鼓励的袁家老三有些激动地道:“而小弟我认为造成这个差距的原因就是、就是、就是……”
我们的袁大师拿起酒杯送到嘴边,饶有兴致地追问道:“哦,厉子,那侬觉得原因是什么啊?”
最后听到这么一问,袁燕穆便十分激昂地道:“我们中国人没有信仰!”

“噗!”
………………………………………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一章《大师本为弄潮儿 英雌原是采花女》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