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徐光裕最是无情帝王家,发生在那年的杀皇长子案…-疯狂历史

发布时间: 2018-11-23 浏览: 40
最是无情帝王家,发生在那年的杀皇长子案…-疯狂历史
首先,请允许小编给大家推荐一个文史类的微信公众号文史鉴赏微信号:jiaruitouzi
弘扬传统文化,点评历史人物,品读国学经典。

↑↑↑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一键关注

文:张建伟
纵观历史,古代源于宫廷权力之争的骨肉相残的史实非止一两件,如秦朝矫诏逼死扶苏案、隋朝仁寿宫弑父、唐朝玄武门之变等都是著名的例子,足可提供丰富的研究资源。每次读到发生在宫廷的骨肉相残史例,都感到触目惊心。
伪造的诏书断送扶苏的性命
专制制度初创之秦朝凶宅幽灵,虽然是个短命皇朝,却是个重大政治冤案接踵而来的皇朝。

《史记》记载:始皇死于出游途中,死前自知将无力回天,令赵高为书赐公子扶苏曰:“以兵属蒙恬,与丧会咸阳而葬。”意思是,命扶苏会葬咸阳。书已封,未授使者,始皇崩殂。书及玺皆在宦者赵高那里,当时只有少子胡亥、丞相李斯、赵高及幸宦者五六人知始皇崩,其余群臣都不知情。
赵高与蒙恬有仇隙,又受胡亥宠信,利用机会滞留秦始皇赐扶苏玺书杨可凡,力劝公子胡亥争抢大位。赵高要达到目的,不可能绕过李斯,只能试图与李斯共谋。在赵高力陈利害之下,李斯经过权衡(当然围绕自己的权力、前程乃至身家性命进行考量)后听从赵高的安排,成为赵高的共谋者,也为他自己今后的身家性命埋下悲剧的伏笔。
于是诈为受始皇诏丞相,立胡亥为太子。再以伪造的诏书赐长子扶苏。

扶苏自杀,树立了为争夺权力骨肉相残的政治冤案典型模式。扶苏之死尚未进入司法程序,冤案制造者也无意通过司法程序来解决权力争夺问题;但蒙恬就不同了,“蒙恬不肯死,使者即以属吏,系於阳周”逃离天堂岛,这是以司法程序入人于罪的制造政治冤狱的方法,后世如李斯冤案、岳飞冤案、于谦冤案都是如此炮制而成。

当然,李斯与赵高合作,非其所愿门谷纯,是经过一场思想斗争的,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合作,其动机本非高尚,合作的结果是埋伏了更大灾难。厄运很快降临李斯本人头上,后世为之扼腕贝丝迪托。
为争夺权力,后世骨肉相残的史事轮番上
且看南北朝时的南宋,其骨肉相残大概是无师自通。柏杨先生评论道:“权力变更人性,无限的权力无限地变更人性。”刘彧当了皇帝之后,不久就变成另外一种人。首先他把兄长刘骏的二十八个儿子全部杀掉,接着再把同他一块在刘子亚手中共患难的弟兄,也全部杀掉,包括自幼跟他感情最笃而又屡次救他性命的弟弟刘休仁在内。
刘彧把刘休仁唤入皇宫,逼他服毒之后,下了一道诏书宣布罪状说:“刘休仁交结禁军,图谋叛乱,我不忍当众杀他,只向他严厉诘责,他惭愧恐惧,自动服毒。”
隋朝仁寿宫弑父也是惊心动魄的骨肉相残惨剧:隋朝开国皇帝杨坚有五子,其中长子杨勇,次子杨广。杨广处心积虑夺嫡,600年诬杨勇谋反山歌帝,杨坚下令将杨勇贬为平民,囚禁在深宫,改立杨广为皇太子。602年巨型哲罗鲑,杨坚在长安西北一百四十公里外的仁寿宫避暑养病,杨广对其宠爱的陈夫人非礼,杨坚大怒,派两名亲信去长安召唤杨勇。杨广闻讯,急告宰相杨素将那两名亲信逮捕,将仁寿宫包围戒严,杨广部将张衡闯进杨坚住处,殴击其胸部,致杨坚吐血而死草莓牛奶汁。杨广又派人弛赴长安,将杨勇杀掉。张衡在这个夺取皇位的过程中充当鹰犬、打手、急先锋角色,但介入太深的结果是后来也被杀灭口,复制了秦朝李斯的命运。

唐朝也不遑多让。开国皇帝李渊有三子:长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庞祥麟,四子李元吉合欢路2号。皇帝的儿子太多,就埋下隐患,其中之一是皇太子。徐光裕当其他儿子掌握足够的力量的时候,皇太子就岌岌可危了。
如柏杨先生所言:“每逢亲王的声望和力量,跟皇太子相等,或超过皇太子时,定律的要发生流血惨剧,这是专制政体下无法解决的死结。”
626年,李世民在玄武门设伏兵,将入朝的哥哥李建成、弟弟李元吉杀掉装醒哥。

武氏所生三子、四子先后继位,690年武氏废黜李旦,自己当了皇帝,改“唐”为“南周”。

710年,韦皇后将李显毒死,企图继续以皇太后身份主持国政,甚至仿效武氏作皇帝。但李显的侄儿李隆基亲自率兵冲入皇宫,韦皇后及其女儿安乐公主一同被杀,一场皇帝梦随之烟消云散。
明代夺取皇位的骨肉残杀同样惨烈郑士元。朱元璋死后,其孙儿朱允汶继位。他听从大臣黄子澄、齐泰、方孝孺的建议,进行削藩。首先将分封在开封的周王周橚逮捕,废为平民;第二年有人告发分封在武冈的岷王朱楩有不法行为,乃废其为平民;不久神田留美,又有人告发分封在荆州的湘王朱柏有不法行为,朱柏闻讯全家自焚;接着有人告发分封在青州的齐王朱榑,朱允汶将其废为平民;然后又有人告发分封在大同的代王朱桂,朱允汶下令将朱桂囚禁。

分封在北平的燕王朱棣闻讯叛变,率军南下,声称皇帝被佞臣包围蒙蔽,不能以自己意志行使职权,必须肃清,这就是“靖难之役”。结果朱棣获胜,兵临应天城下,朱允汶纵火焚宫自杀。朱棣取得皇位,展开对黄子澄、齐泰、方孝孺、卓敬等大臣及其亲族的杀戮,用“瓜蔓抄”株连法共杀死大约一万四千多人,一场巨大的劫难归结为一个“惨”字。
史学家唐德刚在《晚清七十年》一书中谈到专制权力争夺中惨案发生的个中因由,指出: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皇帝只许有一个。谁当上皇帝,这财产就属于他一人弗兰克斯坦。他的父子、叔伯、兄弟、姊妹全无份。雍正爷当了皇帝,他的亲兄弟阿其那、塞思黑等人,只能做奴才,和奴才的奴才。这大宗房地产中,他们半片瓦也分不到。分不到足够的皇产,但他们都无钱而有势,就都变成吸血吮髓的无所不为的亲贵饿鬼了。至于和皇帝一起来的荣耀、权威和美女,那就不必多谈了。所以四海之内的华裔同胞谁不想“做皇帝”?为着做皇帝,英雄好汉们不惜弑父杀兄,不惜一切手段而达其目的。谢宗芬做上皇帝的人,最怕的则是别人也想做皇帝。谁再想做皇帝,那就是十恶之首,大逆不道,被抓到了就要“寸磔”,就要凌迟处死。

皇权在手,万民匍匐,连自己的亲人也要俯首称臣,这种掌握他人生死的人间上帝的地位谁能漠视?
对明史有着精深研究的历史学家吴晗曾经叹道:
对于权力的争夺者来说,权力比亲情更为重要。正是由于“权力的占有欲超越了家庭的感情,造成了无数骨肉相残的史例朴贤真。
这种骨肉相残的史例到了权力的民主化时代就自然止歇了,想当年崇祯皇帝拔丹青胶囊剑砍向女儿时痛切肺腑地说:“愿世世无生帝王家!”

他不会知道,权力的转移还可以有另一种民主的和平的形式,这种形式使掌握权力者不必把所有的人当作潜在的敌人洪荒之子,也不必日夜忧心手上的权力被他人、包括自己的亲人夺走,亲情是可以与权力和谐相处的。
▍商务合作-QQ/2488509567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