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尿结石的症状消失一个多月,我在大理偏远山沟里这样度过…-深夜叙事体

发布时间: 2017-09-15 浏览: 64
消失一个多月,我在大理偏远山沟里这样度过…-深夜叙事体
在这里记录下生活里一些简单,有趣抑或无趣的事情。
生命中美好的东西总是与我们渐行渐远,和你一样,我也不能失去任何了。深夜叙事体
树在山在
大地在岁月在我在
你还要怎样的更好的世界
好久没更新,脱离工作束缚后慵懒不少。
上一份工作算是裸辞,都说裸辞的空窗期不宜超过三个月,我刚好跨在这个坎上。
过去这几个月,算起来是我目前的人生里尤为精彩的时段。从工作,感情,乃至于生活环境,都发生巨大变化。

无业,专心吃饭睡觉保持可爱
工作几年都是奔波状态,一下子闲下来的我,短时间内把一些坏习惯发挥得淋漓尽致高文竹,像个没有梦想的废物。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春节结束。回到永川后,与朋友稀里糊涂地开始第一段创业,最后因为种种因素,不得不终止。
眼见创业不成,一时又不想找工作,心一横,索性痛痛快快玩一场。于是乎,在1月20日,跟着曲睿慈到了昆明。
在重庆机场出发前


昆明,今生与你该有几次缘分?
第一次到昆明是在2016年9月中旬,跟着梁平傅老师的进藏途中。我们在一个晴朗的下午到达昆明,傅老师将车开在了世博园外的停车星河巫妖场,作短暂停留。
当然,也正是因为跟着傅老师同行到昆明,随后途径大理,才有机会与曲睿慈重新认识。所以傅老师也算是“媒人”了汇成和苑。我相信冥冥中自有天定,不止一次向傅老师感慨:你真的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与曲睿慈到达昆明是在1月20日正中午百合子欧米茄。临行前,我就只吃了一个小面包,后来飞机餐也只有一小只面包与一瓶矿泉水,完全没喂饱我。到昆明机场后,又坐车到市区,找酒店…这一系列折腾下来,吃上饭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到昆明时风大,风中带小雨,吹得我直往曲睿慈身后躲。交通混乱,十字路口交通指挥全靠人,电动车在车流中见缝插针安信爱,我走在马路上甚是忐忑。
虽说初印象不好,不过之后在昆明呆的几天还算开心。饿怕了的我早晨爬起来吃比曲睿慈多一倍的早餐,去街边小店淘小吃,去书店挑书…
刚到昆明是阴天
有一些失望


两个小碗三个碟子里的都是我的
曲睿慈盯着我
“加油吃,你是最胖的!”


昆明的交通很混乱
路上许多电瓶车


昆明的护城河


云南大学前身是西南联大
汪曾祺曾在那里就读
在他写云南的书里有昆明老街一说
可惜我路过了老街却没吃到书中的汽锅鸡


书中当然也提到翠湖
据说翠湖边有不少大爷大妈为自己的儿女征婚


这家清汤火锅
曲睿慈连吃三次


去大理营地之前
在超市买了油盐酱醋
厨娘周高高绝非浪得虚名


去大理雷霄骅,世界的真实之处
1月23日,跟着曲睿慈的公司班车回电厂。
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六点,除去中午吃饭,我们一直都在车里度过。数不清过了几重山,几道水,我睡了醒,醒了睡。
在路上我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济电厂在某个山沟沟,四面八方除了电厂工人便尽是荒芜。到了后,我一连几句幸好。幸好风景如画,幸好周围还有人家,幸好电厂没有想象中生活苦楚…
电厂距离昆明三百多公里,在大理白族自治州某个乡里。收拾完屋子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天完全黑了下来,可以看到好多星星。到电厂后的第一顿饭,曲睿慈带我到村里的牛肉店吃了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
那是个平常夜晚,那天的星空和以前或者以后很多个星空一样,不同的是,这段他曾孤身一人走过千百回的路终于有我陪伴。
电厂外的村子中有几条简单的街,每周三是附近村民赶集的日子。附近村民多是彝族和傈僳族。
见过一位傈僳族老奶奶,八十来岁,在集市入场口一个角落,用蛇皮口袋铺地上,摆了一小堆看起来刚从土里挖出来的老姜。
我们交流并不顺畅,互相听不懂对方说的话,我俩就一直对着彼此微笑。姜2块一斤,我买了一斤,她给了我好大一包。
“两块钱这么多呀!罗宏明”我感慨。也许是她以为我嫌姜少了,又给我装了几块,让我挺不好意思。
我算了一下,按照2块钱给我的份量,她那堆姜就算卖得一干二净,卖到20块都困难。于心不忍,到镇上买了一些饼干糖果送给她。
在这里赶集是一件惹眼的事儿,因为在当地,我算是比较白的。云南太阳辐射大,就算是小孩子,通常也是黑黝黝的;
在这里赶集也是一件有趣的事儿,物价不高,身上揣着200块,也算个小土豪;
在这里赶集同样是一个靠近世界真实之处的过程,村民们把地里挖的几块姜,几棵菜,母鸡下的几个蛋,都用来换钱,几块钱十来块钱…你看,生命在哪里都会自己寻找出路。
从昆明到他的营地需要6小时左右
中途下车买了一些橘子


曲睿慈屋子实在是乱
这还是收拾后的效果


窗外是金沙江
早晨起来会觉得安静得异常孤独


风景原本如画




很喜欢走的一条路


准备好锅碗瓢盆我的临时厨房


空荡荡的冰箱变成了这样子
在没赶集前买了面条


于是夜宵就成了这样子


曲睿慈喜欢吃糖醋排骨
新鲜排骨只有每周三早晨八点之前才有卖


为了把一块腹肌变成六块
曲睿慈的少数夜晚
是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以及这样的


不过他的大多数时候是这样的
搓衣板已备好


赶集是一周一次
终于盼来了赶集的日子


土鸡蛋1元一个


这个我不知道名字
当地人还挺爱吃


卖菜的当地人
背后开花的树是芒果树


带女儿买衣服的男人


这里也有一些当地人日常蔬菜全靠买


从小就这样晒太阳
所以小孩子也不算白


7块钱一斤
买了大概5斤糖果和饼干
送给卖姜老奶奶


这堆姜老奶奶要卖到下午


老奶奶看着自己的照片
感到很开心


后来遇见的另外一位老奶奶


大丰收啦


再回城,偷得浮生一月闲
在山里营地一直待到了3月20日。回到昆明距离我回永川的日子还有几天,当曲睿慈第一次提出泡温泉时,我是拒绝的。
好吃懒做一个月,我的肚子我的腿农门桃花香,悄无声息地多了好多肥肉达贝妮微博!平时穿衣服,什么宽松就往身上套,哪有不遮肉还使劲露肉的道理…
经不过他一番软磨硬泡,到后来我决定破罐子破摔:我反正就是这么胖,就是胖,就是胖…不管了,先玩再说。
温泉是在弥勒某个度假区。从昆明乘坐动车到弥勒,同行的还有曲睿慈同事和他女友。
对于这段经历有什么感慨呢?当个有钱人真好呀,五星级酒店的床真是软得不像话,早餐真丰富,夜晚在湖边伸伸懒腰,仿佛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也总算是活明白了,有了大梦想——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从弥勒再回昆明,最值得说道的也就是与曲睿慈骑行近两个小时到了滇池。滇池太暴躁,风一股一股地刮,激起一层一层的浪,站在水边腿湿了半边。
后来在昆明的日子,大多数时候都在外面疯跑,并无生趣饭冢国五郎。原定于25号回永川,后来改签到27号。
自此,我这一个月就这么恍惚过去。
走之前的那个夜晚,我躺在床上兰雨霖,脑海中突然蹦出来一句: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可很快我又说服自己赵若虹。人生也不过七十宋何景,除了十年懵懂,十年老弱,只剩下五十。那五十中,又分了日夜,只剩下二十五。遇上刮风下雨,生病舞女悲歌,危难,东奔西跑,还剩下多少好日子?还不如要眼前欢笑。
终于从营地回昆明啦


去弥勒
他嫌弃我背包太丑抢过去提着走


去弥勒路上看到的


度假区酒店阳台望出去的风景


酒店内部


游泳小王子


温泉区


那天阳光很好
你裸着在我身旁…


这里的夜晚


一个水边的城市


走不动了,要背


骑上单车去滇池
太阳晒得我脸疼


滇池风很大


吹得头发凌乱


作 者 简 介
能坚持看到这里的都是些美少女美少年通天魔塔!
年方二十五貌美如草,傲娇玻璃心的狮子座国手丹医。这里的文纯属写着玩,如果能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尿结石的症状,最好不过。
非正规非著名非专业厨娘、摄影小白、原创文作者。劳资是个好东西,小曲哥哥值得拥有。

深夜叙事体
更新凭心情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TAGS: